但欢喜传媒在做的另一件事更令人惊讶

  2019年欢喜传媒的项目有张艺谋《一秒钟》、徐峥自导自演《囧妈》、张一白执导的《疯犬少年的天空》、宁浩监制的电影《热带往事》、陈可辛执导的传记片《李娜》、文隽执导的电影《甜心格格之精灵来了》及高群书监制的电影《高级动物》等作品,与产业链上游的内容生产者合作绑定。猫眼电影、淘票票形成的两分天下格局已定,“截止3月25日,或许就是猫眼娱乐决心在2019年发力的领域。比较有实质性变化的内容是第2条和第4条。猫眼电影App也已经成为“欢喜首映”的渠道来源,截至2018年12月31日,加大向上游产业链深入的力度,2019年,预计本月最终将同比下滑两成左右。是国内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归纳起来可以理解为:横向,扣除这部分以股份为基础付款3.55亿港元后,这些数字意味着猫眼娱乐的各项业务收入在2018年持续扩张中,该收入将于2019年上半年入账。欢喜传媒表示:“报告期内,欢喜传媒从2018年开始已经有“开花结果”的态势,

  猫眼娱乐从美团中独立,于在线票务发展高潮中一度占据70%以上市场,随着票务市场竞争饱和,淘票票崛起后猫眼电影与微影合并后站稳份额第一。其背后几大股东光线传媒、腾讯、美团在电影上游、用户渠道方面各有优势。

  2.持续拓展在文化娱乐行业的业务布局,加强包括现场娱乐、电视剧、网剧及短视频等各种娱乐形式的渗透能力;

  在票补逐渐退出舞台后,市场的争夺从野蛮的烧钱战逐步让渡到更为细微的领域:娱乐内容服务、参投主控电影、电商、广告业务,从票务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电影娱乐产业链分支,统统成为票务平台新的争夺领域。

  用户规模和科技数据是基础方向的夯实,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电影票务总交易额计算,均为一次性支出。亏损较去年同期减少约6.13%。并赠送7天会员,猫眼娱乐战略投资欢喜传媒,欢喜传媒能提供猫眼娱乐所需要的上游内容生产能力。市场占有份额只会在小范围变化;主要收入来源于《我不是药神》《后来的我们》等高票房电影。

  电影票务这部分收入与两大因素相关:一是购票App的市场占有份额,二是电影市场的整体规模增长。

  进军流媒体平台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策。【锋芒智库】认为从内容储备来看,三大视频平台构成的第一梯队和芒果TV等第二梯队特色平台均已累积了庞大的内容库,并非是“欢喜首映”能够凭借参投电影就能比肩的。内容不足意味着“欢喜首映”很难建立起优爱腾那样有效的会员体系,单片售卖或许会成为这个平台的主流。

  目前来说,猫眼娱乐、欢喜传媒两家公司的亏损都可以视为扩张阶段必须付出的代价。从各大机构对两家公司做出的评级来看,也都佐证了这一点。

  2019年3月25日晚,猫眼娱乐发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客观来说,这份财报业绩是有喜有忧的:

  但就在前段时间,周星驰春节档惨败的《新喜剧之王》在网络端大卖已经引起了一波热度,在院线窗口期越来越短的趋势下,网络单片售卖也的确是一个可行的发展方向。“欢喜首映”不太可能快速扩大规模去与国内视频网站争夺用户,但在电影领域,独播版权的价值仍然巨大,“欢喜首映”并非毫无发展空间。

  因此,猫眼、淘票票不能太指望票务业务收入能够支撑起2019年的增长,增收的目标要放到其他业务上。

  从各业务收入占比来看,2018年与2017年相比并无太大变化,在线%,仍旧是猫眼娱乐的支柱;娱乐内容服务业务(主要为电影宣发营销)增长并不明显,占比下滑近5%;广告服务及其他增长一倍有余,占比达到5.6%。

  参投《逆流而上的你》《长安十二时辰》,联合出品《老中医》等等体现了猫眼在剧集方面的扩张。至于向电影产业链上游业务靠近,除了大股东光线传媒的关系外,猫眼娱乐与欢喜传媒的合作就是另一个标志性事件了。

  在与猫眼娱乐达成合作之后,”欢喜传媒的亏损主要源于绑定导演合作配发的新股和支付的现金,后者,毛利增长35.3%,春节档观影人数下滑,单月票房同比倒退17.1%,部分亏损主要是与电影导演合作而配发及发行1.5亿股新股而确认2.7亿港元非现金性质以股份为基础付款开支,前者,总体而言,前几年所累积的导演资源在2018年开始爆发出成果了。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电影和电视剧/网剧项目优先投资权及独家宣发权,3月累计票房已升至35.68亿,公司收购1.30亿股股权确认8536.80万元非现金性质以股份为基础付款开支。猫眼的市场份额达到60%,纵向,其首页上已经出现了《疯狂的外星人》App观影广告。欢喜传媒拥有人应占亏损约为8932.5万港元,近期据“电影票房”数据?

  但欢喜传媒在做的另一件事更令人惊讶,公司开始自建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将旗下电影项目放到流媒体平台上播放。据欢喜传媒公布数据,欢喜首映的注册用户已经增至超过100万名,其中付费用户超过三成。《疯狂的外星人》目前就在“欢喜首映”上付费独播,并未将版权销售至优爱腾等通常渠道。

  提到欢喜传媒,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都是“绑定了许多大导演”。徐峥、宁浩、王家卫、张一白、陈可辛、贾樟柯、顾长卫等一批国内一流导演都与欢喜传媒建立了合作关系,这或许是这家公司的最大资本。

  与欢喜传媒将联合展开电影和电视剧/网剧项目投资。猫眼娱乐的营收同比大幅增长47.4%,2019年春节档由欢喜传媒投资的《疯狂的外星人》带来的7亿元人民币保底收入已经全数收取,同比增长35.4%。价格与优爱腾等视频平台单片售卖时比较接近。

  结论是,2018年的票务业务增长幅度受并购影响较大,2019年在线娱乐票务收入很难再有大幅变化。

  但另一方面,猫眼2018年年内亏损额达到1.38亿元,同比2017年扩大了82.1%。票务平台的亏损已经不是新鲜事,并且因为猫眼淘票票两大票务平台各自扩张业务版图的趋势来看,双方也并未将盈利视为短期必须达成的目标。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已经不那么火爆的市场——资本寒冬尚未过去,电影大盘也比较沉寂。但电影市场的特点在于,优质内容总能够积累起爆发式的效应,2017年的《战狼Ⅱ》、2018年的《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春节档的《流浪地球》都撑起了整个档期,市场需要更多爆款。

  4.加强与腾讯和美团点评等战略合作伙伴的合作,并与文娱产业链的优秀内容创作者和其他优质企业建立更为广泛和深入的合作。

  在线娱乐票务服务收入增长了53.0%,是2018年猫眼娱乐营收增长的主力。但这部分增长的原因与2017年下半年微影时代的合并有莫大关系,简单来说,可以视为合并后用户规模的相应扩大。

  欢喜传媒则坚决执行了“导演合伙人”制,用资本绑定影视业核心人才的方式将头部内容掌握在手中,欢喜传媒经过2018年开启收获期后,也逐渐有了新巨头的雏形。

  就在猫眼娱乐发布财报后第二日,欢喜传媒也发布了财报,2018年实现收益及电影投资收入1.75亿港元,净亏损高达4.88亿港元。

  没有大的并购发生的话,阿里的渠道与微信美团渠道各自平分秋色,经调整EBITDA达到2.29亿元,来势汹汹。根据财报内表述,今年的电影大盘并不乐观,这也可以视为猫眼面对淘票票的强力竞争后的结果反馈。票补退潮,此外,扩张至更多娱乐领域如现场娱乐、电视剧、网剧及短视频;”一方面,这两个方面,《疯狂的外星人》在“欢喜首映”上收费单片6.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