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快超过了婚配的年纪

  云锦刚要调侃,只见房门外有一侍女声音:“大少爷,国师大人说,有事叫您速速去前厅商议。”

  “哈哈,我等粗人与云大少爷如何相比?云大少爷学的是道门武学,我等则是打打杀杀,大字不识几个。”

  国师府前厅,叶将军命家仆抬着嫁妆,放在国师府前厅的中央,国师不停地抹冷汗:“叶将军啊,你这架势,是让我儿入赘啊!”

  你紧张什么?再说了难不成我叶斩波的女儿还配不上云锦不成?”却抵不住眉间的肃杀之气:“依依是嫁到你家,不是娶你儿子,叶斩波一身儒装,

  “那个,叶将军啊,小儿今年才十七岁,按规矩,也是快超过了婚配的年纪,你说就让他单着有什么不好,非给他找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