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在他的策划过程中

  吴洪亮,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第13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艺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建设部城市雕塑建设与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秘书长。

  耿雪,2007年获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学士学位,201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硕士学位,现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耿雪作品被诸多重要国内外公共机构收藏,作品受邀参加世界各地艺术展,诸如2018年第21届悉尼双年展;2017年“In motion”荷兰皇家陶瓷博物馆100周年展;2016年“延伸的感官”B3 移动影像双年展,德国法兰克福应用艺术美术馆;2015年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China 8”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德国蓝布鲁克美术馆;2014年韩国釜山双年展;2009年《麻将》中国当代艺术展 , 美国加州伯克利美术馆与太平洋电影档案馆;2007年韩国仁川国际女性艺术家双年展等。影像作品曾多次入选电影节展映,有“中国动画百年,万籁鸣文献展”,11.IZDANJE 25FPS电影节,克罗地亚;荷兰HAFF国际动画电影节,斯洛伐克ANA国际动画电影节等。

  陈琦,美术学博士,1963年生于南京,祖籍湖北武汉。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生处处长。中国美协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秘书长。其作品连续获得第七、八、九届全国美展铜奖及优秀奖,第十三届版画展金奖及第五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优秀作品奖。并分别被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英国牛津阿什莫纳博物馆、英国苏富比艺术学院、纽约国立图书馆、日本福岗美术馆、奥地利维也纳青年美术馆、欧洲木版画基金会等机构收藏。

  吴洪亮:今天终于能看到方案的完成,我觉得基本达到了当时在图上推演的过程,自己觉得至少及格吧。整个大家的反响也很好。对我来说,今天其实是很平静地面对一个任务的完成,无论是来自哪里的观众,能在这样的一个展览里感觉到我们所希望达到的,关于“睿”的一个态度。经过所有团队的努力和这么长时间的奋斗,总算还是有一个成果跟大家分享。

  威尼斯双年展董事会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在新闻发布会上首先表示了对今年三月去世的尼日利亚的国际著名策展人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的怀念与致敬。他是第一个以非洲策展人的身份,策划了第十一届卡塞尔文献展(2002)及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2015)的策展人。

  这个世界有趣、复杂, 充满着真实与虚假——是的,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生活, 当下就是这样充满着戏剧性的瞬间与难以忘记的结果。如果展览可以被称作启示录,那么艺术家便是游荡其中的杂食者。

  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贝尔纳·布里斯特纳(Bernard Blistene)在排队参观

  Q:这一次的主题是以“睿”来回复“生活在这个有趣的时代”,之前都是方案、计划,我们今天看到了现场的情况。你自己作为策展人在现场是什么样的感觉?

  Q:这一次我看你选择的艺术家是三位男性艺术家和一位女性艺术家,所涵盖的艺术媒介也是比较多元化的。

  吴洪亮:我觉得这个边界到底是什么?可能是需要研究的。比如中国画,其实中国人有一份对前人特别的谦逊,你会在中国画上看到题跋说,拟谁谁谁,比如拟董其昌。其实有时候创造都是因为对前人的学习和对于自然的学习,我觉得这个过程中,模仿是肯定有的,但是你如何确立自己艺术的状态,或者说自己的艺术语言?恐怕是艺术家要对自己很严肃地进行一次洗礼或者涅槃之后才能生成,这个是不容易的。

  吴洪亮:确实,时间是个最巨大的问题。因为时间短,从方案的准备,到艺术家作品的完成,一直到运输、媒体宣传,所有的过程就相对会紧张一些。好在无论是四位和我合作的艺术家,还是我们的工作团队,都是常年合作过的。在这样有限的时间里,动作加快但没有变形,这是我今天比较开心的。所以整个展览的呈现,我觉得还是达到了预期,还是很开心的。

  “凤凰艺术”专访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

  何翔宇,1986 年生于辽宁省,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和柏林。他的创作实践可以被视作各类个体、社会和政治主题的材料测试场和观念实验室。作为一名在中国迅速城市化时期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何翔宇尝试由物体间的转化体现或引导感知。他曾入围2014年平丘克“未来世代艺术奖”决赛,获得2016年 CCAA 年度“最佳年轻艺术家奖”以及2016年的“ ARTNET 新锐艺术家奖”。曾参与的主要展览及展映包括:“全球都市1.5: 延展智慧”国际艺术双年展(2018);“故事新编”电影展映项目(电影作品《The Swim》放映),古根海姆美术馆,纽约(2017);卡蒂斯特艺术基金会“土与石,灵与歌”亚洲艺术巡回群展(2016-2018);里昂双年展,里昂(2015);上海双年展(2014);横滨三年展(2014);釜山双年展(2014)等。

  吴洪亮:我觉得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了这三四十年,已经达到了自己可以来完整表述自己态度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对于当代艺术的认识、对于世界的认识,和对于中国人自己艺术发展的认识,这些交合的部分应该有一些成熟状态的呈现。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很淡定地来表达我们所想的世界艺术该如何呈现给大家。或者说,我们通过对过往这么多年的学习、认识,加上自己的理解,是不是能给大家一些更淡定的东西?所以我希望这个展览更淡定一些。

  而且这一次我在策划的过程中,是把室内空间和室外空间进行了一个呼应。包括陈琦老师作品本身的一种阐述。如果大家注意到看陈琦老师的作品,从费俊老师作品通道走过来的话,你会看到陈琦老师先放了一本古书,这非常有意思。我所谓“睿”的概念,人类在创造的时候,可能有一个很大的部分,就是关于文字、语言、书籍出版和传播。而一本书,被一个自然中的小虫子咬了那么多洞,艺术家又觉得这些洞是他创作的来源。

  2013年至今共同发起“找朋友——发现青年艺术家”项目,已经持续举办六年

  作品塑造了一个黑白世界和一个金色的世界,“作品中有对生命本身的追问,有生老病死的隐喻,同时也有对人类社会的反思。”

  在巴拉塔看来,“有趣时代”的表达方式唤起了“挑战”甚至“威胁”这一时代的想法,但也可以被简单地理解为邀请人们关注我们的时代。一个值得关注的艺术展,首先要看它是否打算向人们展示艺术和艺术家们对所有过度简化的态度,其次是它如何反映出经济与社会方面的影响。本届双年展的媒体数量与往年相比有大幅度提高。同时,加纳与巴基斯坦等国家也是首次参与威尼斯双年展。

  装置二是一个结合人工智能技术的叙事装置,基于机器的语意关联能力,它为每一位现场的观众生成一段独特的基于虚拟地球的叙事和漫游,就像搭建了无数无形的“桥”,将观众连接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可能是完全未知的基于“相关性”的人、物或场景。

  主持策划在列支敦士登国家博物馆展出的“风雅艺趣——中国人的生活·智慧·艺术”展览

  走过历史沧桑与未来感对望的游戏世界,豁然是一片开阔的小广场,走上广场一侧圆拱形的小桥,可以站在整个展厅的制高点俯视艺术家耿雪的《金色之名》,这是一件影像装置作品。长10米高4米的视频作品,整个影片主体在绝对的黑白世界中呈现出这位女性艺术家对生命初始与轮回的关照。而在结尾时一艘金色的船,从黑白影像的虚空中漂来,呼应着地面上几朵金色如“水花”、如“脐带”的装置,其中的影像是一个金色的人漂浮、分解、羽化水是这一区域的主题,无论观者在桥上还是桥下,都会透过漏窗,看到艺术家陈琦巨大的、超写实的、源自中国传统的黑白水印木刻作品《2012生成与弥散》。如果观者走近它,甚至会融入其中,身与心同时荡漾起来。

  Q:作为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的策展人,其实是特别不好做的一个差事,因为历届以来都是争议非常大的。

  吴洪亮:说实话,根本没有来得及去看,我只看了我们的邻居意大利馆。因为我在威尼斯只有十天的时间,也就是说我所有的布展都是远程视频监控,所以这几天我哪也没有去,就是要把自己的馆先完成好。当然,媒介媒体给了很多信息,我也在看,但是这个时候,其实是一个各自表述的时候,把自己表述好,也许是最重要的。

  展览现场,何翔宇《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铜、玻璃纤维、不锈钢、聚乙烯、热敏漆 尺寸可变

  “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出自于英国政治家奥斯丁·张伯伦(Austen Chamberlain)的一段演讲,他曾经在一段演讲中错误地引用了一则所谓的中国古代诅咒:“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奥斯丁·张伯伦当时说道:“毫无疑问,诅咒已经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们从一种危机走向另一种危机。”

  2007年至今策划“20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展”50余次、齐白石陈列展10余次,并参与相关研究、出版工作, 多次得到文化部相关奖项

  而就本次颇有特点的“男女同比例”的艺术家分配来说,鲁戈夫认为艺术最后达到的状况一定是男女平等。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伟大的女艺术家,而比例存在偏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男女比例相同应该是新常态。事实上,发人深省的艺术才是至关重要的,以不同方式思考的人越多,有意义的公共话语的可能性和潜力就越大。

  而本次威尼斯双年展希望通过相同的创作者在不同空间和语境中的呈现激发出多样化的视角与对话,回应我们当下假新闻泛滥、公共沟通愈发失效的时代。该主题也可以被当作对人类进程的错综复杂性进行观察和思考的邀请,是艺术作品与艺术家们对于过度简单化态度的决定性挑战。本届双年展主题展参展艺术家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79位艺术家,这也是威尼斯双年展历史上第一次实现男女平等,50%的参展艺术家为女性。

  吴洪亮:没有,我最伤心的是,大家都以为我是做传统的。其实我觉得没有太大区别,我面对艺术和文化态度是一样的,包括我做最年轻的,甚至是80后、90后艺术家的展览,跟我做齐白石、李可染,和做明清山水人物画的想法和方式是完全一样的。可能因为我觉得是那些明清的重要作品,或者齐白石,它们可能太有名了,所以大家觉得吴洪亮是做那样一个展览的人,其实不仅如此。当然我的工作是在北京画院主要是做20世纪研究,这是画院给我的工作。但是我自己花了很长时间,帮助很年轻的艺术家做展览,也做当代展览。我觉得这个过程中是互为有之的,所以它们不应该割裂开来,应该统一起来去看。

  作为系列作品之一,《有趣的世界》也是一组关于连接的作品,和《睿·寻》不同的是,它试图连接的是一个更加广阔的社会和地理场域。作为对“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主题的回应,艺术家设计了两个互动影像装置来连接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装置一包含一个基于手机的社会化建造游戏以及在展览现场的互动影像装置,在这个虚拟的三维世界里,参与者可以使用艺术家提供的大量回收自现实世界的三维模型来建造一个“有趣的世界”,也可以通过“桥”的连接来形成与其它“世界”的联通与互动,并实现资源共享或建造协作。在这个世界里“桥”不仅是一个建造要素,还是一个具有隐喻性的社会化工具,它帮助我们测试、观察并理解大众在当下语境中复杂和多样的世界观;

  当天下午,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也对媒体开放,本次由吴洪亮担任策展人的中国馆主题为Re—睿,呈现了艺术家陈琦、费俊、何翔宇和耿雪的作品。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现场采访报道。

  2018-2019年主持策划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京都国立博物馆举办的“中国近代绘画巨匠齐白石”展

  《金色之名》的题目,灵感来自意大利作家艾柯的《玫瑰之名》“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这句话让我感觉和今天的世界有一种奇妙的对应。此次参展的作品,影像的主要内容是一些泥人在做另外一个泥塑的大东西,这些泥人们忙忙碌碌,一切的活动为了做这个大泥塑,做的过程中把自己和彼此也不断填到这个大东西里面,让这个东西变得越来越大。

  费俊,毕业于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电子综合艺术专业并获得硕士学位。现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科技方向教授,交互北京发起人,某集体首席创意总监、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策展人。他以艺术家、设计师和教育者的多重身份从事交互媒体艺术与设计研究,致力于倡导并践行设计驱动的文化与社会创新。作品曾荣获了德国IF设计奖、红点设计奖和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大奖等荣誉。

  2007-2008年 参与策划北京奥运百件奥运雕塑项目,作品落地于奥林匹克中心区及森林公园等

  观者可以穿过桥,沿着窄窄的夹道进入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粉红色空间。这是艺术家何翔宇的装置作品《我们所创造的一切都不是我们自己》。此作将身体内部的触觉感知外化,他用舌头碰触上颚,再将触觉感受到的形状转译出来做成铸铜雕塑,数年间像日课一样持续完成这种身体知觉的可视转化。观者可以坐下来,触摸那些雕塑,达成与艺术家触觉的共知。艺术家何翔宇对此次展览的主题“Re-睿”,理解为一种回归内心的景观。关于此次的作品,目前正在制作阶段中,他希望观众能够在现场去触摸、去感官自己的内心世界。

  因此,很多艺术家都会对具有政治意义的事件感兴趣。而鲁戈夫对通常所谓的政治艺术所传达的信息并不感兴趣——“我对提出问题的方式以及我们解释政治事件的方式更感兴趣,或者说对思考的意义是什么,以及如何质疑这些意义感兴趣。”

  鲁戈夫表示,本次展览空间之所以设置了许多展墙与镜子,是暗示了这种身份的隐藏与重现。“我们希望为观者提供一个开放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与作品和艺术家的相遇,并发现艺术作品背后的意义。对我们而言,重要的是当人们进入展览时,公众变成访客,然后他们成为作品的观众。首先是必要的迷失方向,然后再参与进来。”

  为喜欢艺术的人民群众带来更加丰富的艺术生活,理解“互联网+”,本届会议议题包括审议上届会议备忘录及后续工作推进情况;从研发到产业化的路径才会更垂直。第22届南方科技促进可持续发展委员会(COMSATS)协调委员会会议在天津召开。起到了良好的行业龙头示范作用。真正做到了保湿补水美白合三为一,占到了整个游戏市场的15%,而生态的本身就是开放的。坚持以创意吸引资本,首先就应该要选对好的护肤产品,我们推进互联网+,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来求变、自我革命。

  新闻发布会现场,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与总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在现场致辞

  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与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在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fiorella minervino

  《睿·寻》是一个为本届威尼斯双年展创作的基于地理位置的应用程序作品,观众可以在手机上下载艺术家开发的应用程序,在威尼斯水城里搜寻并体验艺术家“移植”在当地桥梁上的来自中国的桥梁。《睿·寻》通过关联形态类似的桥梁,既展现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相通性,又呈现了两个地域之间的差异性。

  最终,他无意识地发现,展览中有一部分作品涉及技术与科技,最初他并没有意识到这部分艺术作品的占比。鲁戈夫希望观众们能将他们自己的能量、思想和感觉带到展场中。在还只是方案和模型时他做了各种尝试,当这一切变为眼前的真实时,他很高兴看到展览最后的呈现的这一结果。

  2011年所在的北京画院美术馆被评为中国文化部评为首批9家“国家重点美术馆” 之一

  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共设有90个国家馆,其中5个国家首次参展,分别为:阿尔及利亚、加纳、马达加斯加、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而多米尼加共和国首次在双年展上展出自己的国家馆。

  2017-2018年参与“欧罗巴之光”美术史研究项目,赴德国、英国、法国考察及出席研讨会。

  Q:据我了解,你一直以来策划的很多展览以传统的为主,你觉得今天这个展览是最当代的一次尝试吗?

  “凤凰艺术”专访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

  他在接受“凤凰艺术”专访时表示,每一届双年展都不同,但是其主线、其使命是一致的。即去寻找我们能够给观众带来的东西,给观众带来一个与艺术家和作品相遇的自由、自主的平台。今天,艺术、观众、大众之间的空间已经填满, 经济、市场、画廊、收藏家间充斥着巨大的噪音,观众会惊奇艺术品的价格,感觉身处在消费的环境之中,在市场潮流中迷失。我们迫切需要另一条途径在观众和艺术家、艺术作品之间搭建桥梁和没有压力和干扰的关系,这是我们不变的宗旨。此外,双年展的机制是一个总策展人决策,由他去进行展览的判断和选择。而总策展人在这里是展示他的选择,而并非去展示某种真相或真理。

  Q: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发声的时候,很多人说我们copy的特别严重,是不是应该从传统中寻找这些灵感创新呢?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在新闻发布会后,“凤凰艺术”独家专访了本次展览策展人拉夫·鲁戈夫。他在采访中表示,他努力想为威尼斯双年展带来新的东西,以及不同的观看展览与现实的方式。艺术作品与场域有着紧密的联系,而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展场则带给了他更多的灵感。就整个双年展的设置来说,他更愿意称之为是一首空间中的交响乐。而绿城花园和军械库两个展区又不断激励策展人提出两个不同的展览方案。因此,策展人鲁戈夫这次做了一个极具冒险性的尝试:两个展场中的两个展览,却使用同样的艺术家。真相或真理如今已然并不唯一,这也是为什么他使用同一艺术家分别在两个场馆区呈现不同作品的原因——虽然本届双年展主题展没有主题,但会强调创作艺术的一般方法、艺术的社会功能,每一个艺术家也都有着不同的表达与发声。

  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担任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在经过两个小时的排队后,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新闻发布会于当地时间5月8日中午12点在军械库展区(Arsenale)的Teatro Piccolo 召开。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以及来自全世界的几百家媒体记者们共同出席了此次发布会。

  吴洪亮:对,很多人问我:这么多元的艺术表达方式,你怎么融合在一个几百平米的空间里?其实真的要感谢中国古人的智慧。这几天我自己的感觉是,我并没有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做一个新的展览,我觉得可能我这十年都在做一个展览,就是通过我对中国传统的学习,和对于今天当代艺术发展、包括我周边当代艺术家的了解,一直在把他们进行一次有效的融合。而这样一个不同媒介的呈现,我相信大家不会觉得特别乱,应该叫各美其美。其实是中国的文明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包括中国人的手卷、册页,这些很传统的思维创造。所以我把这样一种理解融入了对艺术家作品的一种支撑或者表达,我觉得还是蛮有受益感的。

  展览现场,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在绿城花园的主题展上

  因此,在他看来,中国总策展人未来肯定会出现在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的舞台上。这里并不需要一个策展人来到这里只是展示他自己,而是需要一个总策展人在展示自己的选择时尊重观众。这是唯一的条件,而“国籍根本不是问题”。

  “我并不想说这个展览是关于这样的展览,或者说另一个展览是关于那样的艺术。我自己现在正试图发现差异,这两个场馆的展览非常不同,参观过的人也这么对我说。一个展览可能更大胆,另一个更精致,但是,还有许多其它差异,我等着听到人们的想法。我不是一个相信理论可以解释一切的策展人。对我来说,展览本身就应该作为一种理论——理论的源头应该来自于展览,我们用这种原料来开发新的理论,展览也应该作为理论的原料。”

  而在策展人鲁戈夫看来,时间与当下(现在)是最重要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选择的艺术家都是在世的艺术家。而从世界语境来讲,自他接手策划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两年以来,全球范围内的国家、社会与言论等都有了非常大的变化(比如社交媒体改变了人类交流的语言模式和内容)。而艺术,则是推动我们以不同视野看事物的重要媒介。

  凤凰艺术”是唯一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中国艺术媒体,也是唯一在发布会现场Q&A环节提问的中国媒体。

  Q:我们上午采访了总策展人,他说这一次没有主题,虽然有一个题目,但实际是一个没有主题的主题展。那么在他的策划过程中,有没有与这些国家馆的策展人有一些交流呢?

  其中,本次中国馆由北京画院副院长吴洪亮担任策展人,以“Re-睿”为主题,呈现了艺术家陈琦、费俊、何翔宇和耿雪的作品。“Re”是西方多种语言词汇中出现频率较高的前缀,有“回、向后”之意,给后缀的词汇构成一个往前回溯的动势。中文里有一个相似读音的字:睿,它的意思是智慧。面对今天的新问题,回眺或许才能获得由“Re”及“睿”的洞察。因此,策展人吴洪亮希望通过展览虚拟与现实世界的两条线索,营造一段让观者回归本心的路径。展厅的空间节奏如同一幅中国画的立体长卷,它的有趣之处在于不能一览无余,时而逼仄,时而豁然开朗,只有漫步其中,用心体会,方能感悟。

  所以陈琦老师的《别处》就是来自这个虫洞。而虫洞又有其他的含义,他把这个虫洞衍生出了他的作品。而在室内大家看到的黑色的、深色的、光的走廊,就是这个虫洞的来源,变成了他的作品。而在户外的部分,白天你会感受到虫洞阳光的呼吸感的对应。

  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新闻发布会于当地时间5月8日中午12点在军械库展区(Arsenale)的Teatro Piccolo 召开。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以及来自全世界的几百家媒体记者们共同出席了此次发布会。本届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以“愿你活在有趣的时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为主题,邀请了79组来自全球共38个国家的艺术家参与其中。

  参与策划在北京画院美术馆举行的“蒙卡奇和他的时代:世纪之交的匈牙利艺术”展览

  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主题展回顾:凤凰艺术 不用去威尼斯,凤凰独家带你纵览双年展VVVIP预展(上)

  Q:据我所知,其他国家馆一般准备的时间有的长达一年多,但中国国家馆,一般从确认到实现,只有几个月甚至很短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你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有什么可以分享的?

  新闻发布会现场,威尼斯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 Baratta,左)与总策展人拉夫·鲁戈夫(Ralph Rugoff,右)在现场致辞

  中国国家馆的展场位于军械库展区最深处,在威尼斯曲折的巷子和错综的水道桥梁之间穿行很容易迷路,艺术家费俊利用手机App创作了作品《睿寻》,将威尼斯的桥与导航功能相结合,不仅可以游戏般体会人类过往创造中“桥”的相似,更能指引观者去往中国国家馆方向。走进中国国家馆后,观者首先必须穿过一条狭长的通道,这条通道的右侧是军械库历史建筑古老的斑驳砖墙,而左侧是一个与观者、玩家互动的,正在成长中的虚拟世界。这个《有趣的世界》简单而又错综复杂,有纠葛也有共创,它们会以桥相连,沟通彼此。

  此时,正是观者体会这个园林空间妙处的时候。观者或者穿过粉红色空间,经过拱门回到耿雪作品的小广场,也可以折返到桥下的出口,右拐,斑驳的光影从头顶蚀刻的曲折洞隙里洒下,这是艺术家陈琦的空间装置《别处》。这些光影的形态来自古书被书虫咬噬的虫洞,隐喻着人类文明与自然力量的冲突与和谐。走出这条光线幽暗的巷子,天光大盛,随即进入了中国国家馆的室外展场,花园的草坪上一只淡粉色的巨大盒子,盒子内部却是阳光穿过“虫洞”投影出的虚静空间,它是送给观者的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可游可居。当然,如果观者恰好是从花园的入口进入中国国家馆,也一样能感受到这空间手卷的另一番景致,这是中国国家馆为观者建构的又一有趣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