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支书表示既然这样就不在医院里待了

  王红粉打电话给杨桂花汇报老支书被砸的情况,先去医院查看一下情况再说。胡胜发现白支书并没有王胡所说那样严重。

  明主任总觉得杨桂花好像对自己有意见,生怕她出什么差错,从而影响到自己的前途。于是他打电话给白支书,让他时刻关注村里的工作,白支书当场表示一定好好督促杨桂花的工作,只能给他脸上增光,不会给他抹黑。王胡两口子为自己女儿小芹和安平的婚事而争吵,王胡坚持要向安平家索要巨额彩礼,以此作为女儿将来幸福生活的保障,但女儿和老伴却不同意他的想法。王胡自作主张去找正在卖肉的胡胜,要他签下五万元彩礼的白条,胡胜为了儿子能顺利结婚就答应下来,并在白条上面签了字。

  开过会之后的杨桂花想要去找李镇长咨询一下土地流转后,毕竟在这件事上她没有多少经验,而且村里土地又少,这项工作面临很大的困难和压力。可刚出会议室的门,她就遇到了明主任,明主任是他们村的包村干部,他小声告诉桂花,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明年初自己就能当上副镇长了,让桂花一定要好好支持自己的工作,杨桂花满口答应下来。

  王胡拿着胡胜签字的白条去安平母亲何小利的小超市讨要,何小利起初好言好语,还给王胡起了一瓶冰啤酒,但随后因为彩礼的事情两人争执起来,何小利认为王胡就是一个无赖,王胡也是个不吃亏的主,他拿起一些吃的就跑,气急的何小利拿起酒瓶子就扔向了王胡,结果王胡没砸到,却把溜达到这里的白支书打得头破血流。得知消息的王红粉和李亚米也顾不上喝羊肉汤了,她们火速赶到何小利的小超市,发现老支书还在流血,而何小利也躺在地上。王红粉发现何小利是怕事情闹大自己有责任而躺在地上装昏,让她快点起来,何小利便说自己有些晕血,还是躺着舒服一点。

  把医院来看病的人都吓了一跳。正想去药厂办事的杨桂花只得调转车头,医生说并无大碍,王胡告诉他白支书被砸的脑震荡了,让她们都到外面去等。白支书经过检查和包扎,可到了病房,胡胜听到了消息匆忙拿着切肉的大刀一路赶来,胡胜气得打电话给何小利说她闯了大祸。

  村里的妇女主任王红粉到李亚米家串门,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味,得知李亚米正在家里做着羊肉汤,王红粉埋怨李亚米真不够意思,做了好吃的也不找自己,两人商量着给杨桂花打电话,让她参加完会议后回来一起喝羊汤,杨桂花正在跟明主任说话,得知她们是这件事就挂断了电话。杨桂花请教李镇长关于土地流转的事情,李镇长告诉她,土地流转是一个新鲜事物,要把国家的政策和优惠条件先吃透,再向村民们介绍清楚,鼓励她要有信心和决心把这项工作干好。接着李镇长给她指明了一个方向,如果村里没有流转大户的话,那也可以把眼光放到外面的企业上。杨桂花如梦初醒,一拍桌子说到她想起了他们村开药厂的李加油,觉得这项工作可以从这里着手。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和李镇长的对话被在镇长门外的李大炮偷听到了。

  书接上回,三年前杨桂花当选为村主任,她风风火火地带领大家脱贫致富,赢得了大家的信赖,村民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这一天,她接到镇里的通知去参加一个关于土地流转的会议,她本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会议,没想到却给村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杨桂花在病房里陪着白支书聊天,等了好半天白支书的家人才赶了过来,之后就吵嚷着要给白支书讨个公道,必须让胡胜家里来人看护,被白支书劝阻。医生送来检查结果,除了有点外伤别的什么事都没有,白支书表示既然这样就不在医院里待了,不顾媳妇劝阻出了院。杨桂花要出门给他们打个车,可半天也没找到,这时王红粉和李亚米赶了过来,说李大炮去药厂了,让杨桂花赶紧过去,由她们俩把白支书两口子送回去。白支书觉得车不太好打,索性就让二人骑电动车带他们回去,没想到半路又出了点岔,他媳妇非得要换车坐,却不小心与王红粉一起摔进了沟里。